欢迎光临晨艺生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丁晓君“只要你入了门,你就一定跑不掉”

2020-08-10 06:01:47     来源:晨艺生活网

“丢啊,丢啊,丢手绢……”这首几乎每个人都会唱的儿歌,用京剧唱起来会是个什么味道?前一阵,上海师范大学的同学们就听到了京剧版的《丢手绢》,而且一听就是两个版本: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的青年旦角演员丁晓君演唱了“梅派《丢手绢》”,而上海京剧院的青年老生演员蓝天则反串了一把“程派《丢手绢》”。两名青年演员把全场都调动得很兴奋,不少同学也在现场录制了视频,传到了微博上,并被许多网友转发。“那一晚,我和晓君一夜之间微博粉丝暴增了几百。”蓝天知道,这次京剧进校园的普及活动,他们又成功了。

  曾有“国剧”之称、昔日红遍大江南北的京剧,如今已不可否认地日渐“小众”起来。面对更加丰富多彩的娱乐形式,京剧似乎已经无法再吸引80后、90后乃至00后的眼球了。不过,同样身为80后的丁晓君、蓝天等青年京剧演员们,却并不认为这便是不可更改的趋势。“进校园搞活动之后,我发现:大家不是不喜欢京剧,而是有一种偏见和误区——认为京剧就是看不懂的。其实他们都没看过,没机会去认识。”从小深受中国传统艺术熏陶的丁晓君,一直坚信这些艺术形式的独特魅力,“只要你入了门,你就一定跑不掉。”

  于是,除了搞好自己的演出、教学和进修之外,一些80后或生于70年代末的“准80后”的京剧人,正在抓紧更多的时机,走进校园、搞培训、参加文化沙龙……他们的宣传对象,也大多是一些年轻人。“让更多的人去了解京剧、喜爱京剧,我们这代人有这个义务。”丁晓君说。

越是随便,交流的效果越好

  “一听说唱京剧的,我就以为都是老头老太太呢。结果他们脱下戏服上来一看:嚯,帅哥美女!”上师大同学们的这种反应,从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当今的京剧与年轻人之间的一种定式思维般的隔膜;但另一方面,也令丁晓君、蓝天这些80后京剧人的优势凸显无疑——亲和力强、没有距离感。

  这次在上师大的京剧普及活动,丁晓君和蓝天在内容安排上就颇费心思:先是合演一段京剧唱段中流行度很高的《四郎探母·坐宫》;然后他俩便装登台,请同学上台做互动,学习一些诸如划船、开门、关门、上马等京剧中的程式化虚拟表演;接着两人又分别唱起了梅、程两派的《丢手绢》。“到了这个时候,剧场里已经很是热闹了。”但蓝天还希望彻底打破京剧演员“古板”的印象,“我希望他们知道:舞台上我们唱戏兢兢业业,生活中我们与时俱进,和他们这些90后的年轻人一样。”于是,丁晓君唱了首歌,而蓝天甚至跳了一段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全场沸腾!

  当然,能达成这样好的效果,也并非一日之功。曾多次走入校园进行演出、交流的丁晓君就坦言,自己最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当时是把自己想介绍的东西很仔细地写下来,然后还提前背下来。到了学校,就像讲课一样给他们讲。但我发现这样和同学们距离太远,他们没什么兴趣。我也知道我这个人不太善于和人交流,那我就现场给他们表演吧。”通过“表演”这种她自身熟悉的方式,丁晓君慢慢让自己松弛了下来。而她也惊喜地发现,自己越是随便,交流的效果越好,同学们就喜欢这种“零距离”的感觉。之后,丁晓君也慢慢加入了一些现场互动环节,让很多同学也有了参与感。特别是2010年她在首都师范大学演出《佘赛花》时,还特意带来了两套戏服,请大学生们装扮起来:“扮戏的同学显得特别兴奋,扮上之后半天舍不得脱;旁边的同学看着也觉得好,平常你熟悉的人现在有了一种全新的形象,他们也很喜欢。”

  想要贴近年轻人,创意和幽默也是必不可少。蓝天便是这方面的高手:例如,今年9月下旬的一次京剧沙龙活动中,他便与同在上海京剧院的好友董洪松搭档,以相声的形式漫谈了京剧艺术与一些其他艺术形式的区别,令人在捧腹之余也感觉耳目一新。蓝天把这些归功于自己的性格:“我很爱模仿,喜欢说笑。我接到一个任务,就会天马行空的什么想法都有。”

“如果真的有一天,京剧成为博物馆艺术了,那会很可怕”

  对于年轻人是否难于接受京剧这样的传统艺术,开朗的蓝天并不担心:“我的粉丝中,大部分是年轻人,也有很多报班向我学戏的年轻人。”蓝天所说的“报班”,是指上海京昆艺术中心针对大众——特别是青年人设置的公开课。该课程都由蓝天这样的青年演员任教,收的学员也都要求必须完全没有京剧基础。这个公开课一度乏人问津,但如今却火爆到了需要托关系才能报上名的程度。

  不过,放眼全国,像上海京昆艺术中心这样的成功案例,却是乏善可陈。

  “相对而言,京剧现在的普及推广方式还是太少,没有人在这方面下工夫。”丁晓君说,“如今这个时代,各行各业哪个不在想尽办法推广自己呢?我路过一个理发馆,人家都会拽着你跟你说半天,用很多方法吸引你进去。而京剧现在这种以国粹自居、你爱听不听的状态其实挺可怕的,这只会让受众的圈子越来越小。”

  “我们这一行里,其实还是有很多禁锢的东西。”丁晓君又以《丢手绢》来举例,“我们唱《丢手绢》,其实是把京剧的一种很通俗化的行为,这样可以吸引到一些年轻人。但也有一些业内的人看了,就会觉得我们是在亵渎京剧艺术。其实,就像佛家有‘大乘佛法’‘小乘佛法’一样,京剧也一样:我们要想普及京剧,就得放下身段,不要固步自封,要更关注观众的感受。当然,也许有人觉得这样的京剧太媚俗,但这样至少还是有人在关注。如果真的有一天,京剧成为博物馆艺术了,那会很可怕。”

  “当然,京剧也需要有人钻研、维护其传统性,保持其原汁原味。但这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其实并不冲突。”丁晓君认为,与其争一些概念性、口号化的东西,不如去多做一些实事,“我知道我们现在做推广这方面可能人不多,力量也不是很大。不过我们做得用心,不是当做一项任务去应付的。所以,虽然我们每一次活动可能规模很小,但每一次都会有比较扎实的影响力。”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Copyright © 2013-2020 晨艺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